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望我愛的人,愛我的人,一切都好。 健康第一,我此時的心情只有自己知道。 希望這幾天的努力能得到回報,能實現我的願望。 時刻在壓抑著自己,要堅強,堅強,再堅強。 時刻在使勁的掙扎著淚水,不讓它流下, 最後它還是情不自禁地劃過眼角。 我的無能為力,我的痛徹心扉。 我不想得到什麼,同時也不想失去什麼。 我堅信一切都會過去的,一切都能恢復原來那樣。 我想聽到一家人大聲的說笑。 我想鑒證給你們看我有些事是可以做到的。 為什麼一點希望都不給我? 能不能不要再考驗我的耐性? 希望上天能圓了我小小的心聲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1 Reads)
母親老了。 似乎是一夜之間,母親頭髮花白,牙齒殘缺,臉上鬆弛而乾燥,佈滿黃褐色的斑;步履緩慢小心,跟我記憶中的形象實在是大相逕庭。我知道這是自然規律,但每次回家探望母親,內心深處都不免湧上陣陣悲涼和酸楚。 在古人眼裡,我實在算不上孝子。母親熬到今天,我不知道她怎樣看待兒子出外謀生,只是我一直很想讓母親晚年過的舒心一些,可是我至今未能如願。這倒不是我缺衣少吃,光陰過得不如人,其中的滋味也就唯有自己知曉。 更深人靜,想起小時候在母親身邊的情景,真是悲喜參半,終生難以忘懷。 母親是十七歲來到蘇家的。嫁給父親的時候,我不知道母親的心情如何,因為父親家裡那時候很窮,別說像樣的房子,就連生計也是很成問題的。就這樣母親前後共生了六個兒女:第一個孩子是個女孩,夭折了,第二個就是大哥,我是第三個,下來就是我的妹妹,妹妹後面是兩個弟弟。在一個國家極端困難的時代,母親能夠把我們五個姊妹拉扯成人,在今天是很難想像的。 說來也怪,我對童年的記憶十分模糊,幾乎可以說是一片空白,但對母親安排我們填飽肚子的事卻格外清楚。記得每天放學回來,母親便打發我們給豬拔草,回來才會分給我們每人半碗炒麵。那是怎樣的美味佳餚啊!大家捨不得吃,小心翼翼地用舌頭舔,一會還要看看誰剩的多。我因為年齡比弟妹們大一些,總會想法子讓他們吃得快點,早點吃完,然後我再戲弄他們,哄她們滿院子追我。這時候,母親總是流露出難過的神情,攏一攏頭髮,默默地轉身去做別的家務。 母親不識字,但記憶力很好,孩提時聽別人說書,總是聽一遍就記得清清楚楚,連舅舅也誇她記性好。我們小時候很喜歡聽母親說她童年的事,比如說外姑奶奶晚上說故經,什麼王祥臥冰撈魚給生病的母親吃,什麼畫上的美人兒走下來給下地幹活的窮小子做飯;土匪又把誰家搶了,還放了火,差點把人燒死;在太陽底下和小夥伴比誰的眼睛好,能看見太陽婆婆;過隊伍的時候來到院子的軍人說話如何南腔北調,如何“老鄉老鄉”叫個不停,如何等不得鍋裡的水滾開舀起就喝……她常說的是那時候雨水好,莊稼好長,洋芋像枕頭大,駱駝最多駝四個——外爺怕把駱駝壓壞;山坡上到處是野沙蔥,順手捋一把塞在嘴裡,真香,可是外爺總不讓她們吃,怕把肚子吃壞。我聽著聽著,禁不住問:“媽,那你咋不把枕頭大的洋芋給咱家拿來?”母親聽了直樂:“瓜子,那是媽小時候的事,咋拿?”我歎一口氣,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。這時,弟妹們早已經響起了輕輕的鼾聲。 母親是個正直的人。記得小時候有一次母親隔著矮牆和姓石的鄰居吵架,大意是說他做事情要過得去,不要把事情做絕,“遠親還不如近鄰呢。”母親說。姓石的當時是生產隊的隊長,為人癟賊勢利,常常剋扣或故意壓低別人的工分,沒少占生產隊的便宜,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。但母親不怕,說話有理有據,語氣鏗鏘有力,姓石的半天犯不上話來。不知為什麼,從此以後,姓石的路上遇著母親,明顯客氣了許多。後來我回老家和母親聊天說到這事,母親笑笑:“那也是沒法的事情呢。”其實我心裡明白,母親是很看不起那種人的。 母親很要強。在那樣艱難的歲月裡,我從來沒有聽她說過半句氣餒的話,她看上去總是很樂觀,就算缸裡的米面剩不多了,她也只是淡淡地跟父親說說,好像不算什麼。但她對我們的上學十分看重,常常鼓勵我們要抓緊唸書,“唸書不成,一世受窮。”儘管那時候我們並不懂母親說這話的含義,但知道不好好唸書是不行的。我和弟妹們上學的時候,國家正處在困難時期,真可以說是全民皆餓,農村就更不用說了。儘管那時的學費很低,但每年要一口氣供四個孩子,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母親為了我們能按時到校報名,從老師手上領上新嶄嶄的課本、作業本,偷偷養了兩三隻母雞,等雞下了蛋,想法子賣了,再把錢存起來等我們用。 尤其是母親為了我唸書,更是遭受了許多別人很難想像的考驗和屈辱。我天資一般,雖說比《儒林外史》上的那個范進強點(老范六十歲才中了個舉人),但也強不到哪兒去。我知道經濟拮据對母親來說並不算什麼,難就難在她得頂著不少人的閒言碎語,甚至輕蔑的眼神。這種壓力是可想而知的。即使是我後來上了大學,這種壓力依然存在。一次母親接到我上學告急的信,就趕快給我找錢,無奈家裡實在拿不出錢來,母親便出門向村裡人借,這一借竟轉了二十幾戶人家,最後才在一位本宗的堂爺那裡借了二十塊錢,說好方便的時候一定盡快還來。期間母親遭受到的勢利小人的羞辱令我終生難忘。可每逢我談及這事,母親卻總是淡淡一笑,說那算啥,令我心裡不是滋味。在我的記憶中,母親沒有穿過一件新衣裳,常年身上是一件洗得褪了色的連襟外套。我相信天下的母親都是愛美的,可是在那樣遭罪的年月,天知道母親的心裡究竟裝著多少委屈、辛酸和無奈。 母親天性賢惠,日子再難也要自己撐持。父親那時為了多掙工分,大部分時間都待在生產隊設在寶積山、大水頭、紅會等地的副業隊,一年當中回不了幾次家,這樣家裡的事情就全由母親一人承擔,照顧我們、餵豬、進自留地、抽時間掙工分等等,真是沒少受罪。但我從來沒有聽到半句母親埋怨或責怪父親的話,晚上吃完飯,煤油燈下總會說你爸回來給你們帶洋糖吃,於是我們就一次又一次眼巴巴盼父親快點回來。 父親回來了。母親最要緊的事似乎就是趕緊給父親做飯。父親這時靠牆坐在炕上,滿臉笑容,我們則圍著父親大聲嚷嚷,不是使勁從父親兜裡淘洋糖,就是爭著站在父親的大腳背上左右“倒拉”。母親看我們鬧得厲害,父親又不制止,才會假裝生氣叫我們消停。 扯白面拉條子是母親的拿手好戲,扯好面,下在熱氣騰騰的鍋裡,撈在碗裡,放上清油蔥花,拌上踏好的蒜泥,滴點醋和醬油,然後端給父親——那個香啊,讓人一輩子也忘不了!儘管我們一個個鬧著要先吃,可母親不讓,非要等父親吃過了才給我們,等輪到母親時,她往往只能喝點麵湯。 母親得過兩次大病,據說兩次都差點要了她的命。父親很擔憂,總是寸步不離。一次病情很重,父親立馬背母親到村外一個姓彭的醫生那兒救治,醫生檢查完,責怪父親說再遲一時半會,母親的命能不能保住,就只好靠神仙了。奇怪的是,至今母親都不知道自己當年得的到底是啥病,似乎說是“旱”病,我疑心是傷寒之類的病,不知道當年那位鄉村醫生是怎麼診斷的。至於兩次大病所花的費用,我沒有問過母親,也不好想像,總之那時候家裡實在貧困,無論如何是不好解決的。 真正讓母親難過的,是她五十歲頭上得的眼病——視網膜脫落。得病後,母親渾身乏力,再也不能像從前那樣一天到晚操勞家務,這讓母親很痛苦,著急處,常常暗自流淚。 父親是1998年7月13日辭世的。父親沒有任何先兆的突然離去給母親打擊很大,似乎是一夜之間,她的頭髮白了許多,容顏蒼老了許多,五十多歲的人,看上去就像六七十歲的老太太。我每每回老家看望母親,心裡都會不由自主湧滿酸澀。 母親老了。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,最讓我難過和內疚的是,我自從參加工作以來,至今沒有給母親做過一件像樣的事情。母親是中國千千萬萬勞動婦女中的一員,她的一生是付出的一生,任勞任怨的一生,但她從未向兒女們提出過什麼,總是說只要你們踏踏實實過好日子就行。作為一名監獄警察,我也已經到了不惑之年。這麼多年來,我之所以不計名利默默堅守在自己的工作崗位,可以說母親給了我很大的人生信念和支持,這是需要我永遠感恩和珍惜的。 想起母親,我只能說:“母親,祝您永遠健康長壽!”

| 29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曾經以為,蝴蝶飛不過滄海,是因為蝴蝶沒有飛過滄海的勇氣,後來才懂得,不是蝴蝶飛不過去,而是滄海的那一頭,早已沒有了等待。 彼岸花,綻放在彼岸,花開時看不到葉子,有葉子時又看不到花,花葉兩不相見,生生相錯,相念相惜卻永相失,悲傷的旋律輕輕地彈奏。 她,那一低頭的溫柔,卑微到塵埃裡,為心愛的他開出最美的花朵。卻在他說離開的剎那, 芳菲殆盡,終得,繽紛世界成為了灰色空間。 也許,我的期待,終成了空。遇見了花開的美好,似乎,她在叢中笑,如此心動。等到了花落,香消玉殞,如此銷魂,醉了痛,若相惜,一抔淨土掩盡風流。 愛的伊始,總是甜蜜的花蕊,愛的結局,卻是凋零飛落的花瓣,那時,蕊早已散落在天涯了。還記得,遇見也並非容易,卻不想,下個,路口,轉身,就是分離,猶如漫天飛舞的花瓣雨,點點滴滴都是離人淚。 那一天,夢見,天空下著雨,我站在樓高處,流著淚,看著你熟悉又模糊的身影漸漸遠離我的世界,懷疑,我的世界你曾來過,然而,你的世界我是否去過。 我以為,在愛情的國度裡,陪你醉笑三千場,不訴離殤,竟,不曾念,不曾想,你是我的執子之手,我卻不是你的與子偕老。 抓不住的空氣,春風吹散了髮絲。握不住的細沙,時間流逝了煎熬。剪不斷的流水,舉杯消愁愁更愁。望不斷的天涯,愛已遺失在海角。 我們,都倔強的不肯回頭,只記得,若愛,請深愛,卻忘了,分開,若相惜,也許,才能看得到雨後的彩虹,邂逅一片明媚艷陽天。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緒,時光遠了,歲月久了,我們的心靈,或多或少,惹了雨巷裡的油紙傘的寂寞,粘了漫山遍野丁香花的悲傷。 那個被風吹散的夏天,愛也隨風而逝了,你走了,感覺淡了,我,轉身,心裡靜了,卻多了一道傷,落成了不再消失的蝴蝶樣的疤痕。 曾經纏綿心中的癡戀,也是,無關風月,人間自是有情癡。曾經縈繞心懷的繾綣,也是,橫亙心中,久久不願消逝。總以為,驀然回首,你就在那燈火闌珊處,在我的眼睛裡微笑。 我不是風兒,你也不是沙,纏纏綿綿也到不了天涯。也許,我是風兒,你卻不是沙,抑或,你是風兒,我卻不是沙。總有一個人,是故事的局外人,或我或你。 阡陌之路,風塵之情,我不願,生如春花之絢爛,卻喜,生如秋葉之靜美。猶如,撐一把油紙傘,打江南走過,音韻婉轉。 也許,看的故事多了,記得曾經多了,心靈也隨著眼角的皺紋,滄桑了。也許,等得到花開的唯美,卻等不到花落的淒美。 曾經,我們是橫衝直撞的孩子,遍體鱗傷也不怕,以為幸福就在可以追逐的未來。後來,漸漸磨去稜角的我們懂了,傷痕纍纍,也是一種幸福,不該總是眺望遠方。 也許,愛就在轉角處。也許,離別就在轉身時。也許,愛就在回眸處。也許,離別就在揮手時。也許,愛就在天邊處。也許,離別就在眼前時。 紅塵兜兜轉轉,我們都有過錯,猶如花落,在錯的時候,若相惜,是否,可以更好的詮釋生活的唯美,愛情的殿堂,人生的豐盈。 我們終是不懂,總是要等到,後來。失去後才懂得所謂的遺憾,失去後才懂得遺失的美好,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的蘊涵。 昨日的雨,今日的風,明日的天,若你,還記得昨日你愛的他,若你還愛,是否,他也還在愛你,熨帖的溫柔,你們是否還能,繼續。 花開,記相惜;花落,若相惜。我們才能,真的邂逅前世的五百次回眸,才換來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的緣分。記得,別總是錯過,記得,花落,若相惜。 也記得,不要因為寂寞而錯愛,也不要因為錯愛而寂寞一生。有些人,我們永遠不必等,有些人,我們卻一直都在等。也記得,在這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人是等著你的,不管在什麼時候,不管在什麼地方,反正你知道,總有這麼個人。 如果,昨日的煙花散了,他也,不再癡癡守候,你也不必,惜了。如果,他還在苦苦等候,記得,若相惜。有時,花落還會開,有時卻不再了,記得,花落的聲音,你在想誰。 鳳凰的涅盤,才看得到,最美的花開,在最凋零的時刻,才懂得,最美的邂逅。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卻不如此。 故,記得,花落,若相惜,如此,淡妝濃抹總相宜,便可,人生只如初見之美好,不會,驀然回首時,黯然落淚,只是當時已惘然。 後記:也許,青春裡的錯過,是我們不成熟,也是我們的青澀。也許,不再年輕的我們,終於懂了寬容,最愛的那個人卻早已錯過。 文章來源:Ethos |吳聰靈 | 滿紙荒唐言,一把辛酸淚 |三級憲政 | 御醫傳人的BLOG |快人快語 | Apple Cup Countdown |想飛de囡囡 | @貓愛俏@-彩妝護膚小站 |福建福州心理醫生 |

| 21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近來忙得心裡發慌,我想我並不喜歡繁忙的日子。相對於忙碌的生活,我更喜歡閒散的流浪。趁著雨後放晴,選了這樣一個靜謐的傍晚,淺嘗黃昏。   纏纏綿綿的雨,算是決心離去了,留下個洗得一塵不染的天空。先前抹布一般烏黑的雲,翩翩然如同潔白的連衣裙,在空中無憂無慮的晃悠著細碎的步子。遠遠的,便見得夕陽掛在一棵高挑的喬木上,葉面寬長且稀疏,頗似芭蕉葉。將金黃色的夕陽鑲嵌其中,宛若果實,煞是好看。   佇足許久,從凝望的眼眸中泛起了絲絲感動的清涼,不禁潸然。夕陽,冉冉漸翳的光芒,溫柔如酒,一瞬間的失神,恍若天邊飄來若有若無的醇香。醒來方知,並非絕頂才有絕色,也並非臨海方有夕陽,若心中存有暖色,隨處便得唯美。   邁開懶散的步子,我想只是隨意走走。驀然間映入眼簾的是一湖瓊液,風過無心卻留痕,羞得水面泛起粼粼波光。湖邊一片青蔥樹木,隔著青翠的綠色,湖光更顯清秀自然。   走前點,石橋橫臥。憑欄俯瞰,便再難移情它處。朵朵蓮花,純潔得動人心魄,荷葉下清靈的湖水,溫柔得不需言語。隔了老遠,依舊聞得水波瀲灩處荷花的香韻,素淡相依,清淡脫俗。不禁想起「出淤泥而不染」的妙語,更有「清水出芙蓉,天然去雕飾」魅力。此時,若能得一葉扁舟,於荷邊賞荷,興許還能惹得一身荷韻水香呢。   抬眼望去,夕陽漸隱,回望處,更是漸行漸遠的身影。依稀有晚鐘若紋,從湖水中心蕩漾開來,溜進心海深處徜徉不止。在夕陽的暖暉中,歲月簡潔得如同昨天的啼哭和今日的堅毅。夕陽並非短暫,近黃昏也罷,但得黃昏而不顧其他也罷,漸漸流逝的光陰中所能品嚐的,是無窮的回味。於如此靜謐的黃昏景色中取景怡情,消散了往昔的抑鬱與沉悶,覓得心境一片淡雅澄明。   身旁走過一道亮麗的風景,清新的香風淡雅而雋永。拾起遠去的思緒,凝望那漸遠的女子,如水一般撫過內心,想抓住一瞬間,卻已了無蹤影。不禁颯然失笑,若非漸隱的倩影,又怎麼勾起眼中不捨的柔情,抓住了,便也失去了原有的韻味。   不知忙碌的生活中,誰還記得曾經柔軟的水草,妖冶的花朵,卷舒的雲彩,甚至連臉上的笑容,也幾乎模糊了。為著那些庸碌的節奏疑惑,我們,是不是退化了?匆匆而過的數十載,來不及駐足欣賞身旁的一切。興許,那些暮年的哀歎,便都是對年輕匆忙的祭奠吧。   不忙著感歎,生活多有異同,也就不再吹毛求疵。將餘下的心情,疊成一紙小船,置於湖水中,只為那莫名的柔情,心中便是一陣愜意。不知荷葉裡藏著的水鴨,會否一起嬉戲?   黃昏的微風,從指尖滑落,漸覺涼風若水,漫過四散的思緒。遙望凝寂的遠樹、遠山,襯出黃昏的輕柔,從灰褐色的雲霧中透出清涼的餘暉。閒散的心開始凝聚,我知道煩亂的思緒早已在黃昏的溫柔中銷離,該回去了。   轉身離去的時候,幾隻撲扇著翅膀的灰影融進了黯然的樹影裡,興許那便是它們的家吧。昏黃的路燈漸漸睜開了朦朧的眼睛,望著遙遠的遠方。我的家,確實在遙遠的那頭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說到「緣分」這玩意兒,理性去理解,你會發現它只是忽悠自己的借口,當你放不下一段感情的時候,緣分這詞將會常常掛在嘴邊,勸服自己守株待兔的等待,當你看清所有一切,而這一切讓你失望的時候,你會突然醒悟,並果斷的轉身不回頭。人嘛,總有醒悟的時候,但同時我們也應當對遇到過的人和事,都懷有感恩之心,因為沒有它們,我們就不能成長、成熟。   男人對他們所愛的女人有什麼期待?身材、外貌、能力、家世、個性?也許都可能。但要在現實中,找一個集各種優點於一身的完美女人出來,未免有點太過荒唐。自古以來,男人的夢想中的好妻子都為能「出得庭堂入得廚房」的所謂秀外慧中的女子為標準。那麼在當代男人眼中,最渴望成為自己妻子的女人是什麼樣呢?   1、她最好永遠優雅動人   不管是朋友聚會還是你公司的新年晚會,她的衣飾可以不惹眼,但底線是不要讓你在眾人面前丟面子。本著內外兼修的原則,她最好應對得體,有修養,有見識,有品位。除此之外,有了白頭髮要及時去染。不要讓自己胖到不可收拾再去減肥。不要用洗舊的廉價內衣去配襯上千元的開司米外套。跟你親熱的時候不求妖艷,但求齊整——求你了,不要讓我看見你的內衣綻線或者內褲破了一個洞。   2、重視家庭氣氛   不要天天叫外賣。會幾道從媽媽那裡學來的拿手菜,工作不忙的時候為你做餐飯,有沒有燭光不重要。略懂女紅,你的扣子掉了,她很快就能縫上。有愛心。孩子出生後堅持母乳餵養,不怕身材走樣。   3、養成讀書的習慣   婚後的女人大多只讀通俗或時尚雜誌,這很正常。偏偏有些男人會有些浪漫情結,喜歡詩書文章,並希望自己的伴侶也有此雅好。讀書是好事,當然讀書不是為了裝門面。讀書讓她免於無知的罪過,讓她跟你有更多的共同話題,還能讓她的氣質得到提升。總的來說,還是一種有樂趣、有回報的付出。 4、偶爾跟你一起做夢   油鹽柴米的生活裡,男人心中偶爾會溢出一些不切實際的夢想。就算太過虛無縹緲,也不要不留情面地嘲笑你。有心情的時候,她跟你一起做做夢。別太擔心,有哪個正常男人會那麼死蠢,以為一場夢會永遠不醒呢?   5、帶點幽默氣質   女人的溫柔和善良是糖,但一味的甜總有一天會把男人給膩死。幽默氣質是鹽,它在女人的身體中分佈稀少,可一旦存在,就能調出與眾不同的味道——跟那些一聽成人笑話就捂耳朵的女人相比,能講得出一兩個成人笑話的女人當然更有情趣。   6、愛屋及烏   愛你,就主動關心你的家人。你父母的生日,她早早地匯錢或者買禮物;你的兄弟姐妹有事,她比你還著急;你老家來的窮親戚,她不會露出鄙夷之色,因為鄙夷你的親戚就是鄙夷你的過去,就是鄙夷你這個人。   7、充滿自信   對你跟女性朋友的交往,不要神經過敏,有點風吹草動就認為你有了外遇,要拋棄她。自信的女人永遠不做跟在丈夫屁股後面嗅來嗅去的警犬,也不懂什麼叫被拋棄。就算你真有了外遇,她也有信心能把你拖回她的身邊——如果她還願意要你的話。   8、寬容他的平凡   不對你期望過高,對你的平凡和平淡予以最大限度的寬容。你不是有錢佬,不是叱吒風雲的成功人士,但她就是樂意跟著你過普通人的日子。她寬容,也識趣,不會動輒嘮叨、抱怨你笨,賺不了大錢——要知道,男人最怕也最煩的就是這個。   9、她堅強獨立   有些男人喜歡女人做依人小鳥,好讓他們去保護。更多的男人則喜歡女人具有獨立精神,不要動輒一把鼻涕一把淚,也不要整天黏著他,弄得她的世界裡除了你之外連個聊天的朋友都沒有。男人喜歡有自己的空間,其實你也希望你有你自己的空間。她堅強獨立,在你心中才是最美。   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男人終於肯放棄無名指上的自由,滿心歡喜地把女人牽上紅地毯,這個女人大抵是有些動人質素可以令他倍感珍視的。因此,娶回家的,都是最好的。

| 17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正常的走路動作要領是上身正直,抬頭挺胸,目視前方,雙手自然下垂,手指併攏並自然彎曲,兩臂以肩關節為軸心前後自然擺動,上下肢協調動作,兩腿腳尖向前左右交替前進或後退。 2~3歲的幼兒雖已會走路,但走路時仍常常出現頭重腳輕、動作不協調、速度不均勻。這是因為這個階段的孩子腳部力量仍較差,為了保持身體平衡常以身體重心前移來帶動位置移動,往往以類似跑的動作代替走。因此,在這個階段需要大人的幫助和指導,並提供練習的機會。比如,採用音樂伴奏、拍手等,有節奏地讓寶寶做快走、慢走的練習。這樣寶寶既可提高練習走路的興趣,也不至於感到疲勞和乏味,同時還訓練了走路的協調性和穩定性。小兒隨著神經系統的發育及動作的不斷成熟,一般3~4歲時就能基本掌握走路的動作要領,走的動作會比較協調,走路也會比較穩了。 但有的4歲孩子寶寶在走路時,仍然不自然、不協調,其原因大致有以下兩種: 1、平時養成不良習慣。從幼兒剛學會走路時,成人未注意到孩子走路時不正確的姿勢,沒能及時地糾正。 2、心理過分緊張。無論是大人還是小孩,在正常情況下,通常是不會出現走時不協調的。只有在一定環境條件下,才會出現。如在周圍氣氛很嚴肅及聽口令「齊步走」時,孩子就會由於心理過分緊張,而出現不自然、不協調的走路姿態。 以上情況可採取以下的方法進行指導糾正。 1、指導幼兒觀察成人的走路姿勢,讓幼兒知道正確的走路姿勢看上去很美觀,使孩子產生學習、效仿的心理需求。 2、讓大一點的幼兒做示範動作,並說明要領:「上體正直,上下肢自然協調地走。」 3、成人可帶領幼兒在輕鬆愉快的環境下,一起念兒歌做遊戲進行練習。「來來來,大家來排隊,快快快,跟著朋友走。」每次遊戲的時間不能太長,以防幼兒乏味和過分疲勞。成人要及時對幼兒進行鼓勵,讓幼兒用愉快的心情參加練習。 成人在帶領幼兒練習時,要用正面、積極的方法進行誘導,切忌採用單調、重複、強硬的手段。

| 16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,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。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!